世界上智商最高的10个国家和地区

时间:2020-03-26 13:08:42 来源:易达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易达学习网

  根据科学家的研究,一个国家或地区人口的智商跟经济水平和教育程度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下面来看一下全球智商最高的10个国家或地区,不一定准确,但可以供参考。

  世界上智商最高的10个国家和地区

  10、中国(平均智商100)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民教育程度的提高,中国大陆人口平均智商比以前提高了不少。

  9、新西兰(平均智商100)

  新西兰实行强制教育制度,6岁至16岁的小孩必须接受强制教育。并且新西兰大部分的学校是属于公立学校,几乎所有的资金来自于政府的补贴,连收费昂贵的私立学校也会有政府补贴。新西兰人的识字率高是99%。这样高的受教育程度想不智商高都不行!

  8、瑞士(平均智商101)

  瑞士无论是经济和教育都是令其他国家羡慕的,在如此舒适优越的环境中,瑞士人的平均智商自然就上去了。

  7、德国(平均智商102)

  德国人一向给人以严谨的感觉,其实他们的严谨不是呆滞,而是智慧。

  6、荷兰(平均智商102)

  荷兰是一个十分重视教育的国家,5到16岁的青少年必须要接受义务教育。荷兰的初级教育是面向4到12岁的少年儿童,为期8年的初等教育,目标为开发学生的理解与创造能力,培养智商的发育。

  5、新加坡(平均智商103)

  新加坡十分重视学生的英语、数学和科学的学习,这对于开发智力都是很有好处的。

  4、台湾(平均智商104)

  跟新加坡一样,台湾人也很重视数学和科学,特别是搞什么电子产品,好多台湾学生都搞的头头是道。

  3、日本(平均智商105)

  别看日本是一个蕞尔小国,但他们一直对教育就十分重视,现在日本人的大学普及率在75%以上。日本重视教育也是有传统的,从明治维新开始他们就大力发展教育,二战的时候日本就几乎找不出文盲了。

  2、韩国(平均智商106)

  根据彭博新闻社的一份报告,韩国世界上最具创新精神的国家。能成为最具创新精神的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的智商能低到哪里去呢?

  1、香港(平均智商107)

  香港的经济和教育放眼全世界那都是杠杠的。而且根据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排名,香港的教育制度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

  中国什么地方的人智商最高

  2005年,一项卫生部主导的研究伤害了很多中国人民的感情——为调查各地缺碘状况,研究人员测量、比较了各地儿童的智商,结果显示,中国人的智力呈现出明显的区域差异——上海、浙江、北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遥遥领先,均超过 110。而西藏明显落后于其他省区,儿童平均智商仅为 77.3,智力落后的比例高达32%。

  从研究数据看,中国最聪明的人分布在江苏南部、上海、浙江的吴语区,智力水平在全国遥遥领先。

  研究给出的江苏内部智商差异,也大大增强了吴语人发射地图炮的理论自信——江苏浙江虽为邻省,智商却相差 6 点,这一差别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江苏省会——被苏南人民视为江北佬的南京人表现不佳,儿童智商平均不到 100,趋近邻省安徽(98.2),大大低于全省 109.0 的平均水平。

  很难说吴语区的优秀表现源于经济实力,同属经济发达地区的广东,儿童平均智商就只有 101.1。

  吴语区人民真的天生聪明吗?

  能伤害其他地区中国人民感情的不只是卫生部,还有万恶的科举制度。

  在现代智商测试发明之前,最能说明智力水平的无疑是科举。从进士数量看,明清两代全国共有 51444 名进士,江苏南部苏州府、常州府、松江府和浙江的吴语区核心地带就出了 10427 名,占全国五分之一。其中苏州府(1861 名)、绍兴府(1540 名)、杭州府(1370 名)、常州府(1281 名)进士总数均超过千名。

  相比之下,明清陕西省共出进士 2041 名,勉强超过苏州一府人数,这在西部省份中甚至已算是不错的成绩。

  单就状元数量来说,吴语区的优势更明显。清朝共取状元 114 名,其中出身江苏南部吴语县市以及浙江的至少有 59 名,超过状元总数一半。

  一些江南家族的科考成绩更是惊人,以毗陵庄氏为例,明清两代庄氏共有进士 35 人,最辉煌的是庄存与和庄培因兄弟,哥哥是榜眼,弟弟是状元,他们的表哥钱维城、庄培因的岳父彭启丰也都是状元。对于整个明清都很难出一个三鼎甲的其他地区,如此成绩确实望尘莫及。

  科举中的优异表现似乎坐实了吴语区人民的智力优越感,但当时江苏、浙江之所以能成为科举大省,首先是人口基数帮了大忙。

  整个明清时期,江南地区人口占比都相当高。明前期,南直隶(江苏和安徽)和浙江人口为 1192 万和 1078 万,分别占全国人口 17.1%和 15.5%。中期则是 1849 万(16.7%)和 1584 万(14.2%),晚期为3095 万(17.8%)和 2486 万(14.3%)。

  清中前期,江苏和浙江继续维持了人口优势,如嘉庆二十五年(1820 年),江苏以吴语为主的南部州府(含镇江府)人口 1640.3 万,同年浙江 2741.1 万。苏南、浙江人口合计 4381.4 万,占到了全国人口总数的 12.3%。

  不过,人口基数也不能完全解释吴语区的智力表现。

  1851年-1864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从 1860 年开始,战场主要集中在人口密集、经济繁荣的太湖平原地区,这场战争极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的人口分布格局。

  根据曹树基《太平天国战争对苏南人口的影响》,太平天国运动后,江南人口出现剧烈下滑,江苏南部吴语为主的苏松常太地区人口由 1575.4 万滑至 659.1 万,浙江则从 3127 万掉到 1497 万。苏州府人口损失 65%,常州府损失 69%,位于浙北的湖州府干脆损失了 95%以上,从接近 300 万掉到不足10 万;

  直到现在,江南多地人口尚未恢复到太平天国战前水平。如苏州市目前户籍人口 653 万(2013 年)。湖州市 260 万(2010年),都不如战前。

  但如此大规模的人口损失也没有对吴语区的科举水平产生太大影响,同治、光绪两朝,他们的进士数量仍居全国前列。除了人口,还有其他影响因素吗?

  靠近运河的优势

  地理交通的优势也帮了吴语区的大忙。

  现代人的长途旅行已经习惯了乘坐高铁和飞机。从乌鲁木齐到北京,飞机直达不到 4 个小时,哈尔滨到三亚也只需 5 个小时。加上价格相对低廉,一个普通人完全能负担得起。

  但在明清时期,考生中举后,进京赶考的路程却格外漫长。一个十七世纪的广东举人要进京赶考,需越过南岭、经过两湖、取道河南进京,或经江西/湖南,再沿长江东下抵达江苏后由运河北上。

  无论陆路水路,耗时之长都是现代人难以忍受的——鸦片战争时期上奏道光的奏折从广州到北京平均需时 15 天。奕山、琦善南下靖逆则分别走了 57 天和 59 天。更加偏远的云贵等地自不用说,这极大增加了赶考成本。就算真正成行,住宿和安全问题也是大麻烦。

  占山为王的土匪向来是远距离交通的一大威胁,也正由于路远难走,才出现了镖局这样的护送机构。甚至在 1933 年,学者白涤洲于西安调研时,西安城里人仍然对其说附近匪患严重,城是出不得的,哪怕近在咫尺的临潼也不能去。

  而在江南地区,京杭运河提供了一条成本低廉且安全高效的北上路径。

  散布在平原上的各镇墟之间有发达的定期班船航线。来自江南各地的考生可以通过班船集中到京杭大运河沿线市镇再继续乘船北上。通过运河水路,从杭州到北京只需 17 天左右。

  由于有了运河这条古代“高速公路”,运河沿岸地区科考成绩普遍好于其他地方,例如清朝山东省的科考成绩就一直紧随江苏、浙江、直隶之后,山东省内部,运河沿岸的济南、诸城等较其他地区也优势明显。

  地理对于科举成绩的影响甚至在举人的筛选上就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湖南对外交通不便,北阻大江,南薄五岭,内部崇山峻岭,舟车不易,湘南考生抵达长沙已经是困难重重,到武昌还需经过浩渺的洞庭湖。因此,湖南乡试在武昌与湖北考生一道进行时,湖南考生中举人数非常稀少,平均每科中举 16.9 人,且中举者主要集中在靠近湖北的长沙府、岳州府和常德府。

  1723 年,两湖分闱,湖南乡试由武昌转移到长沙。湖南考生终于有了人生希望,科考成绩大为提升,平均每科中举 52.55 人。湘南各地的科考成绩,更是有了巨大提升。衡州、永州、郴州等湘南州府到了清朝末期都各自约有 300 人中举。

  现代教育之先

  不过,科举废除后交通优势不复存在,吴语区仍然是盛产智力人才的富矿。

  最有说服力的是两院院士数量,据 2008 年统计,全国院士数量排名前十五的是上海市(234 名)、北京市(104 名)、苏州市(70 名)、无锡市(65 名)、宁波市(48名)、天津市(44 名)、福州市(41 名)、常州市(40 名)、南京市(39 名)、绍兴市(39名)、杭州市(36 名)、重庆市(33 名)、武汉市(31 名)、成都市(29 名)、嘉兴市(28名)。

  从中可以看出:

  可以看出,非吴语区城市能上榜的均是人口众多的大都会,而吴语区诸多人口规模不大的城市也能轻松入榜。常州——上海——杭州——宁波的带状地带,更是占据了两院院士分布图的半壁江山。

  这又如何解释?

  答案很简单,因为吴语区最先建立了西式教育体系。

  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开埠仅一百多年的上海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之一。但就现代化而言,上海非但不年轻,反而还很老——在中国其他城市还停留在前现代时,上海就已经完成了包括教育在内各方面的现代化。

  1863 年,时任江苏巡抚李鸿章提请朝廷在上海设立一所外国语学校。朝廷同意并在上海设广方言馆,选周边府县年十四岁的学童入校学习,聘西洋教师和内地生员授课。

  1879 年,圣约翰书院成立,并在 1881 年改用全英语授课,于 1905 年正式成为大学。1886 年,盛宣怀创办南洋公学,即为后来的上海交大前身。

  基础教育方面,则在 1864 年建立龙门书院,1874 年成立格致公学。1906 年开办的中国公学,后来更是升为大学。

  上海教育体系完善的同时,也对周边地区产生了溢出效应。除了为很多周边地区的人提供教育机会,上海的教育机构还为其提供了模仿对象。不少上海人和旅居上海的西方人更是走出上海兴办教育。

  在上海带动下,江南各地新式教育体系的建立普遍较早。19 世纪末到20 世纪初苏南各地的新式教育机构,如江苏师范学堂(今苏州中学)、无锡国专、东吴大学、常州府中学堂(今常州中学)等,在成立之初都多受上海影响。其中无锡国专首任校长唐文治曾任上海高等实业学堂校长。苏州东吴大学的筹备工作干脆是就在上海进行的。

  现代教育体系同样建立较早的北京,院士数量也较多。只是当时的北京并没有产生足够的溢出效应,未能带动周边地区。

  相比之下,其他地区新式教育体系的建立就晚得多,甚至是 1949 年后才开始,比江南晚了几十年。

  现代科学发源于西方,两院院士多是在现代科学上做出杰出贡献而入选。一个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和一个读私塾出身的老派学人,取得学术成就的难易不言自明。

  在人口、交通、教育等多方面优势的积累下,吴语区各项“智力数据”的高企也就顺利成章了,江南人民实在是要拜谢老祖宗留下的雄厚资本。

  但是事情正在起变化——近年新入选的两院院士中,江苏的优势已经在逐渐衰减,而生态位一向低于吴语区的安徽却在异军突起。

  正如明朝时盛极一时的江西,入清后脱离主要贸易通道,经济教育水平下滑,江西的科举水平与明朝相比也大幅下降。吴语区七千万人民要想继续坐稳中国最聪明人群的宝座,可能会困难重重。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RSS 订阅 | 热门搜索
版权所有 易达学习网 www.wuyida.com